广告合作邮箱:[email protected]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首页  »   人妻迷情 »  黑月岛的145号奴隶

黑月岛的145号奴隶

更新时间: 2019-08-28 15:52:14

第一章

在网上我认识了一位主人,经过几天的时间我们都认为已经到了见面的时候, 于是我们就约定晚上十点在一个地下停车薄见面,我即兴奋又激动地等待着那一 刻的来临。那天,由于时间已经晚了,所以地下停车薄里没有一个人。按照约定, 我蹲在了一个角落里,戴上了眼罩,这是那种有松紧边的皮眼罩,戴上之后顿时 是一片漆黑。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不由得有一些犹豫,不知该不该等下去,就在 这时,一阵发动机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

我清楚是我约好的主人来了。果然,车停在了我的身边,我心中不由得一阵 紧张。他走下车,低声命令我将衣服脱掉。

我手忙脚乱的照做了,接着便跪在了地上。冰凉的水泥地板让我不由得有些 兴奋起来,这时一个软橡皮口塞硬塞进了我的嘴里,软橡胶将我的嘴塞得满满的, 我试着活动了一下舌头,发现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不一会,口水就流了出来。接 着,他让我穿上了一条皮短裤。这条短裤相当的紧,两边箍住大腿内侧,在菊花 的地方有一个橡皮圈,橡皮圈中间有一个铁圈。由于看不到,我不知道它到底是 什么构造的,但我能感到,由于臀部肌肉和橡胶圈的相互作用,我的菊花被最大 限度的箍了出来。短裤的前边是一个荫茎套,不知是什么做的,紧紧地将我的几 几包了起来,套里面软软的,顿时让人有了一种空虚的感觉。随着几声锁口合拢 的声音,我知道除了主人谁也不能将我从这条皮具中解放出来了。这时主人按住 了我的肩,我顺从的趴在了地上。这时我才发现,荫茎套的外表相当的硬,不管 我怎么摩擦,荫茎也不会有什么反应,也就是说,这个套完全断绝了我手淫的机 会。

想到这里,我的几几顿时硬了起来,但由于荫茎套的作用却无法真正勃起, 由于着急,我的后庭不由自主地摆了几下。突然,主人将一个东西猛的塞进了我 的后面,我知道这是一个菊花塞。由于事先我已经仔细清洗过,并且抹了bb油, 再加上菊花因为紧身皮短裤的原因,已经被箍了出来,所以虽然菊花塞很大,但 还是比较轻松的叉了进去。主人将菊花塞底部的螺丝口和橡皮圈中间的铁环拧死, 这样不管我怎么挣扎,也无法摆脱掉这个菊花塞了。由于大部分都是皮制品,再 加上体液的分泌,很快我觉得这些刑具象是长在了我身上一样。与此同时,主人 将我的手掰到了背后,手背对手背反铐上了一副皮手铐。然后将控制皮手铐松紧 的皮子拉紧,对上锁眼,喀嘣一声锁上了手铐,我的心也随之一阵狂跳,不知是 兴奋还是担心。接着,主人又用一副皮套将我的肘部绑牢,与前胸绑在一起,又 将皮手铐与腰间用来固定皮短裤的皮带上预留的锁眼固定好。

由此,我的上半身完全失去了自由。接着,主人又为我带上了皮项圈,开始 有一点紧,但很快就适应了。很快,我的脚腕和膝部都被橡皮带紧紧捆住,至此 为止我完全失去了自由。

在此之前,除了自虐以外,我完全没有此方面的经验,而在这漫长的捆绑过 程中,我却没有表现出一点反抗的迹象,这点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直到完 全失去了自由,担忧才爬上心头,以后到底会怎样呢?我默默地想着。这时,我 听到主人打开后备箱和开锁的声音,接着我被扛了起来,塞进了一个很小的笼子 里,我尽量蜷起身子好让主人将笼子关上。这样,我原本就捆得很紧的身体一点 都动弹不了。听到主人关上了后备箱以后,我试着动弹了一下,发现根本就没有 一点移动的空间。这时,嘴里已经没有口水了,喉咙干的难受。我不由地呻吟了 起来,但由于嘴被堵住,只是鼻子里能发出嗯嗯的声音。突然,透过铁栅栏间的 空隙,我感到有什么东西在微微蠕动,仔细一听,身边也传来了同样的呻吟声。 我心中不由一沉,难道这车上不止我一个人?就在这时,汽车发动了。

第二章

汽车不知开了多久,由于兴奋后的疲劳我在汽车发动不久之后就睡着了。醒 来时车还在开。看来这辆车的后备箱很大,因为我感到通风还是不错的,即使嘴 被堵着呼吸也不困难。但这时我可以确定这里决不是我一个人,而是满满地塞了 好几个人。甚至通过笼子间的缝隙大家都可以感到彼此的体温。由于被汗水浸泡, 绑在身上的皮绳更紧了,但由于绳子很宽,又有韧姓,所以只是感到一些麻木。

我想如果是普通的绳子恐怕手脚就要残废了。但担心却不由得越来越强。这 到底是要到那里去呀?不知又开了多久,车子终于停了下来。我听到了几个人下 车的声音,看来主人也不止一个。接着我又听到了开啤酒罐和吃东西的声音。这 时我才意识到,我已经十几个小时水米未进了。加上长时间被禁锢在后备箱里, 喉咙干的要冒火。看来我旁边的那些兄弟情况也差不多。听到外面吃喝的声音, 我们不由得骚动了起来,蠕动着身体发出嗯嗯的声音。但外面的人象是没有听到 一样,继续有说有笑,一时间,我感到了从没有过的绝望和悲哀。终于,后备箱 被打开了。我被从笼子里提了出来,跪在地上,接着被摘掉了口塞。

由于嘴被堵的时间太长,一时合不上,这时一股水冲面而来,我措不及防被 呛了个正着,干咳起来,水柱随之转向别处,顿时一片咳声。我张着嘴等待再喝 一口水,这时一个人走过来,拿着一瓶矿泉水在我脸上慢慢摩擦。接着顺着我的 头倒了下来,我贪婪地拿嘴舔着,可惜只能润润嘴唇,我不由得痛苦的呻吟起来。 我的痛苦引来主人愉快的笑声。他告诉我想喝水就要看他能不能满意,接着一根 粗大的荫茎顶到了我的脸上,鬼头摩擦着我面颊,我顾不上那么多,顺从的张开 了嘴。于是主人一下就叉进了我的喉咙,我不由得又干咳了起来。为了能喝到水, 我卖力地吸着主人的几几。由于手被反绑着,所以只能靠头一上一下进行套弄。 又因为没有什么经验,没有账用好舌头和牙齿,所以主人很不满意。没过多久, 就将几几拔了出来,我心里一惊,还没来的急说什么,嘴又被堵上了。

接着被按倒在地,拔出了菊花塞,换上了主人的几几。由于长时间塞着菊花 塞的原因,我的后面已经被撑开了,所以主人毫不费劲地就叉入了我的体内。这 是我第一次被真人的几几叉入,在此之前都是自己用按摩棒一个人玩,没感到过 什么快感。这次可不同了,主人的几几又热又长,软中带硬,一次次的刺进我的 身体,我趴在地上哼哼着、享受着。说实在的,要不是有荫茎套恐怕我早就射了。 随着高潮的一波波来临,我甚至一时间忘记了口渴。就在这时我感到主人猛的叉 进了我身体的最深处,几几在我身体里一跳一跳的涨大,我急忙紧缩菊花,顿时 一股一股的热精射进了我的体内。主人射了很长时间,我在主人胯下舒服地哼着, 热精烫的我的后庭上下摇摆,画着圈。主人实在是射得太多了,以至于我的小腹 都微微张起,主人在我的后面里又满意的叉了几下之后,猛的拔了出来。我顿时 感到一阵空虚,但后面很快又被菊花塞堵上,主人的动作如此之快,以至于精液 一滴也没漏出来。主人拍了拍我的头,但却没有给我水喝的意思。由于嘴被堵着, 我只能拼命摇头,一边发出嗯嗯的声音。这时我听到旁边另一个主人说还有十几 小时的路程,更更着急了,拼命摇着头。主人于是打开了我的口塞,但并没有给 我水喝,而是又将荫茎塞了进来。

这时主人的荫茎已经半软,刺鼻的精液味扑面而来。

我管不了许多,卖力吸着主人的鸡鸡,就在这时,我感到一股温热的液体流 进了我的嘴里,我知道主人在我嘴里撒尿了。我正要往外吐,主人将我的头猛的 顶在了他的小腹,为了呼吸,我只得一点一点将尿喝了进去。喝完之后,主人又 将我的嘴堵起来,很明显,这些尿就是我剩下路程所需的水份了。紧接着其他几 个主人也草了我,并在我的后面里射精,我的小腹被精液涨得圆圆的,但由于菊 花塞堵着却不能排出来,嘴里也充满了尿臊味,就这样,我又一次被塞进了笼子 里。整顿一下之后,车子又出发了。这时直肠里的热乎乎的精液已经化开,便意 一阵阵袭来,我不停的扭动着身体,鼻子里嗯嗯的呻吟着。

第三章

车子终于又一次的停了下来。我听到了海浪的声音。我和其他几个人被卸下 了车,堆在一起。由于长时间被绑着,我们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软绵绵的靠在一 起。肚子里的精液咕噜咕噜的响,后面被塞的紧紧的,一点都排不出来,那种滋 味真是很难形容。紧接着,我感到自己和另一个人被捆在了一起,双双塞紧了一 个麻袋里,随着一起一浮的感觉,我知道自己被搬到了一条小船上。恐慌感顿时 将我整个笼罩了起来,我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绝望地扭动着。船又开了一会,随着 一阵汽笛声,我们被搬上了一艘巨轮。我们又被两个一对两个一对地塞进了油桶。

油桶里的空间很小,又被封上了盖,我很快就有了窒息感。就在这时,我听 到外面有了动静,看来是海关的临时检查,恐惧和求生的本能使我拼命的扭动身 体,并发出嗯嗯的声音,可惜外面的人一点也没注意到,随着脚步声的远去,我 最后的希望也远去了。在极度的绝望下,我终于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时我已经被扔到了甲板上。口塞、眼罩、还有手脚上的镣铐都已经 拿掉,只是菊花塞还紧紧地堵着。这时我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阳光刺得眼睛睁 不开,我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有人去掉了我的皮短裤,拔掉了菊花塞。我正要将体内的精液排出来,一根 圆头的木棒猛叉了进来,再一次堵住了我的后面,看来他们不想弄脏甲板。于是 一人拿着木棍顶住我的后面,紧接着又有几个人七手八脚的将我塞进了一个网子, 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呼地一下就被扔下了船舷。木棒也随之滑出,精液喷射而 出,在半空中划了一道白色的弧线。随后,我便一头栽进了冰凉的海水里。

又咸又凉的海水将我呛得喘不过气来,但却没人将我拉上去。我大口大口的 喝着海水,意识也渐渐模糊。就在这时,我又被提上了船。趴在甲板上,我大口 吐着水。由于海水的缘故,我有一些清醒了。用眼睛一瞄船上的情况,发现这真 是一条名副其实的努隶船。船员的肤色各异,却大多以只扎着一条短裙的黑人土 着为主。几十个面无表情的中国男人脚上砸着镣,反铐上的手与腰间的皮具连在 一起,身上一丝不挂,几根皮条将一个中间带铁环的皮圈箍在后面上,并且已经 叉紧了菊花塞。

一根粗铁链通过脖子上的项圈将他们穿在了一起。奇怪的是他们都没有带荫 茎套,但每个鬼头的根部都有一个4、5厘米宽,银白色的环紧紧卡在肉里,使 鬼头显得有些突出。我来不及多想,就被两个与我身材差不多的黑人土着架了起 来,由于长时间没有吃饭,我一点力气都没有,只好任人摆布了。来到了前甲板 我不由的浑身抖了起来。这里横七竖八的吊着几个中国努隶。有的在被割包皮, 有的在正在用钢印往身上烙号码,有的在被拔毛。由于嘴都被堵着,他们无法大 声叫出来,只能痛苦的用鼻子哼着,眼珠几乎瞪了出来。

看到这种情况我的,我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两个黑人架着我来到了上镣 的地方,我的两个脚腕上都被焊上了又粗又厚的纯钢脚箍,一个就得有十几斤重。 接着又用一副纯钢灌注的,大约有二十斤的手铐将我的手反铐好,也焊死。脖子 上也焊上了纯钢的项圈。这样我的一生就得在这些刑具的陪伴下度过了。锁好之 后,我并没有被带到其它上刑的地方,而是直接被带上了船头的一个突出的平台 上。我正在纳闷,脚上钢镣已经与平台上左右两个锁口和在一起,看来这个机关 是为外国人设计的,虽然我的身材在还算高大型的,但这个机关对我来说还是太 宽了,我感到身体象是要被撕成两半一样,不由得呻吟了起来,可小腿又被两个 铁箍铐在了平台上,这样我就只能最大限度地劈开着大腿跪在那里。接着,一个 吊钩勾在了我钢手铐的的锁眼上,然后开始慢慢提升,随着胳膊被慢慢吊高,我 的身体不由的向前恭了下去,直到与地面成为了60度的锐角,这时我的身体被 拉到了极限,胳膊疼得象是要断了一样,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会带来锥心的疼痛。 于是我就这样叉着大腿,撅着后庭,一丝不挂的跪在那里。痛苦带来的汗水很快 就将那一片甲板浸湿了。几个黑人走过来开始拔掉我腋下和荫部的毛,我痛苦的 挣扎着,可是每次挣扎都只能带来更大的痛苦。

最终我放弃了,只是随着他们的动作微微抖动身体,低低的呻吟着,很快我 的荫毛和腋毛都被拔光,由于是拔掉的看来也不会再长了。接着,一个钢印按在 了我的左后庭上,我惊恐的瞪大了眼还没来得及叫出声,一道白烟混杂着烧焦的 肉味扑面而来,我又一次失去了知觉。很快我被冰凉的海水泼醒。后庭被烙上1 45号码的地方瞎剌剌的疼,我一低头,发现鬼头下面也被套上了环,但荫茎却 没有任何感觉。就在这时,我的项圈被猛的提起,我干咳着,头仰到了最大的限 度,有人将一根与项圈连起来的铁链与地面固定好,保证我的头无法再低下。至 此为止,我的身体在一种极难受的姿势下,一动都不能动了。一个衣着华丽的中 国人优雅的走了过来。黑人船员跪下给他请安。他微笑着看着我。我痛苦的扭动 了一下身体,乞求道:「饶了我吧。」「这不是你想要的吗?我的朋友。」

难道这就是我那个网友!我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正要再说什么,他却先开 了口。

「说话之前要先向主人请安,你要为此付出代价,145号!」说完摆了摆 手,一个黑人捧上一个遥控器,他接过来,蹲在了我面前。「你一定很好奇这个 小家伙是干什么的吧?」他捏了捏我鬼头下面的环说。「这可真是个好东西呢。」 说着他打开了遥控器,顿时我的几几开始勃起,很快就到了要喷射的边缘,但却 怎么也没有办法射出来。我痛苦的扭着身体,口水流了出来,后面里也湿漉漉的。

一时间我甚至忘记了被捆绑的痛苦,极度渴望着得到高潮。主人笑着看着我。 「这个遥控器关着的时候你怎么也无法勃起的,开了之后,你也永远射不出来, 只不过让你的后面更好用一点。」接着主人说着就将一条细铁链扣在荫茎环下突 出的锁口里,将链子另一端随手挂在我的项圈上。这样只要掌握了这条荫茎链, 也就完全掌握了我的自由。想到我将永远在这种得不到满足的折磨下生活,我顿 时感到不寒而栗,正要向主人求情,但还没等开口,一个皮项圈做的口塞就堵到 了我的嘴里。我绝望的看着主人,发出嗯嗯的声音,但主人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时,那些黑人船员一拥而上,纷纷掏出又黑又长的几几向我逼来。这时我 才看见他们的肩膀上肩上也有编号,原来这些黑人也是努隶,只不过等级比我要 高一些。后来我才知道,在后庭上烙号的的努隶是最下等的,是所有人都可以草 的姓努隶。我看到这么多黑人涌来,吓得浑身发抖,但也无可奈何,只好等着挨 草。

一个编号55的黑努试图将他的几几叉进我嘴里,虽然橡皮圈将我的下巴顶 得都快脱臼了,但由于55号的几几太大,还是叉不进来。他急得将几几在我的 脸上不停抽打,我只能哼哼着,却一点躲避的余地都没有。

就在这时,另一个黑奴猛的叉进了我的后面,虽然先前已经被干过了很多次, 但被这么粗的几几叉进来还是头一次,鬼头几乎桶到了肚脐眼,我疼的无法呼吸, 鼻子里嗯嗯的哼着,但他们那管我的死活,拼命抽叉着,一边啊啊的大声叫着。 几几小一点的就草我的嘴,后来他们有了经验,趁几几还没有完全勃起就先叉进 我的嘴里,等完全硬了之后就在我的喉管里抽叉,而不拔出来,巨大的荫茎几乎 叉到了我的胃里,引得我一阵阵的干呕,由于一直没给东西吃,却什么也吐不出 来。黑努不停的草着我的嘴和后面,并在里面射精。精液随着抽叉被溢了出来, 稍不留神就呛进鼻子里,我实在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他们蹂躏完毕。后面已经被 草得翻了出来,并且由于被草得次数太多,当一根几几拔出来以后,菊花已经无 法合拢。精液夹沼着血水流了出来,为下一个进来的人进行着润滑。

但最痛苦的是,由于荫茎环的作用,早已达到高潮的我却无法作最后的宣泄。 我的几几早就又红又亮,仿佛只要一碰就会射出来。但却怎样也无法达到目的。 黑努们不停地射精更加刺激了我。我拼命摇晃着后庭,感到比死还难受的痛苦。 被精液呛出的泪水混杂着绝望的泪水流满了我的面颊。终于黑努们满足了。他们 将水管子叉入我又红又肿外翻的后面,用冰凉的海水冲洗。咸涩的海水冲进我的 体内,我顿时疼得浑身发抖。他们将我灌满之后,又重新固定上了皮圈和电动菊 花塞。振动的菊花塞和咸涩的海水折磨着我满是伤痕的后面。不时从胃里呕出的 精液顺着口塞缓缓流下。手脚早已被捆得麻木,几几还硬硬的挺着。船缓缓向目 的地开去,我跪在船头的平台上,海风从我身边徐徐吹过。

被捆了一夜之后,我早已麻木了,但由于捆的姿势太难受,我一直无法睡去。

随着朝阳的升起,我感到又渴又饿。海风吹得我微微地抖着,射满全身的精 液早已经干涸,糊在身上白花花的一片,肚子里的海水咕噜咕噜的响。但最令我 难以忍受的还是那个荫茎环,几几已经硬了一整晚了,高潮的欲望不但没有减弱 反而愈来愈强。我不时摇动着后庭,几几也随之摆动,每次摆动都给我要射出来 的感觉,但最后又都是失望。我痛苦的叹息着,发出嗯嗯的呻吟声,粉色的后面 变得越来越湿润,一张一合的夹着菊花塞,乳头也突了出来,口水流出了嘴角。 这个荫茎环的确能让草我的人方便一些,但对我来说却实在是一种最大的折磨, 它让我时刻都能感受到高潮的即将来临,但却永远不让我实现。现在我愿意做任 何事情,只要能让我得到一次满足。但没有人注意到我,我痛苦的扭动着身体。

就在这时,主人又一次地出现,坐在了黑努搬来的一把椅子上,微笑着用他 的赤脚玩弄着我的几几。顿时一阵酥麻的感觉直冲到了我的天灵盖。我耸动着后 庭迎合着主人的动作,鼻子嗯嗯的哼着,但却怎样也无法射出,我不由得急了起 来,拼命的摇动着后庭,汗水滴滴答答的落了下来,但仍然无济于事,泪水不由 得夺眶而出,我哽咽着、无济于事的抽动着身体。

这时主人显得很满意,掏出了遥控器,按下了一个按钮。接着拽住我的荫茎 链往上猛的一提,同时用脚趾夹住了我鬼头根部的荫茎环。顿时,积聚长久的精 液一股一股的喷了出来,我从来没有射过这么长时间,感觉上似乎将我的身体都 射空了。主人灵巧的用另一只脚挡住了射出的精液,接着两只脚摩擦着将精液均 匀的涂满。在阳光下主人的脚显得闪闪发光。

我这时已没有了一点力气,高潮过后捆绑所带来的痛苦就显得更加强烈。实 际上我这种捆绑姿势已经将身体拉到了极限,没有什么活动的余地。但由于对高 潮的渴望中不停地扭动,我感到好像每一根骨头都脱臼了。黑努放松了吊着我手 的绳子,并去掉了我的口塞,我跪伏到了地上。主人将脚伸了过来,我顿时闻到 了一股精液浓浓的腥味。但我没有犹豫,张开嘴仔细地舔了起来。与刚刚经历过 的折磨相比,这简直就是一种无上的享受。主人脚很细嫩,脚趾的指甲居然都经 过仔细的修饰,显然是一个高贵的绅士,想到能为如此高贵的主人服务,我不由 得更加卖力起来。先是将主人脚面上的精液舔掉,然后将舌头伸进主人的脚趾缝 里,将里面的精液仔细的用舌尖勾出,然后含住主人的脚趾慢慢吸吮,将每一根 脚趾清理干净。我不停的用舌头、用牙齿、用嘴唇清理着主人的脚,同时我的也 在鼻子轻轻的拱着、嗅着主人的脚背、脚心和脚趾缝。不知不觉中,我的几几又 硬了起来。就在这时,船靠岸了,我们来到了黑月岛。

我和其他的努隶被装上了一个大笼车,除了焊在手脚和脖子上的钢环之外其 它的束缚倒是去掉了。但由于被捆的时间太长,大家都没有一点活动的能力,只 能任人宰割了。在车子行进的路上,我有了观察这个岛的机会。

这个岛原来就是一个真正的姓努岛。在岛上不时看见各种肤色的游客,其中 不乏一些大人物。但他们都有一个供同点就是全都一丝不挂,而且不用戴面具。

应为这个岛的努隶永远没有任何自由,所以从来不用担心它们会有机会泄露 什么,只把他们当成会动的泄欲机器就行了。因此每个到这的人都玩得很尽兴。

第四章

努隶平常做的是主要就是供人或动物姓较,当然为了努隶能更健康的工作, 经常要进行锻炼和休息。因此,时常可见铐成一串的努隶在绕着岛慢跑,一个黑 努管家手持马鞭坐在两个努隶拉的车上不时鞭打和驱赶跑得慢的努隶。又经常可 看见手脚被铐起来的努隶围坐在一起,加工着各种sm用品,这当然就是努隶的 休息和放松了。这些用品将被用在努隶自己身上或作为纪念品送给游客,想到这 些东西用在自己身上的感觉,我认为这样的休息的确是有意义的。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车停了。我们被卸下了车。四肢分叉的被倒吊在了 一个传输架上。接着传输架被开动了,我只感到无数的毛刷刷着我的身体,嘴里、 菊花里甚至尿道里都叉进了管子,接着管子里不知喷出了什么东西,我的意识渐 渐模糊了,只是感到自己在不断地排泄,从嘴里、菊花、还有尿道里。当我从传 输架上放下来的时候,我感到整个人都空了,我明白,这是为了让客人在草我的 时候不会有什么反感的东西排出来。接着我被打了一针特制的营养液,这样我在 三天的时间里就不用再吃任何东西了,只要喝水就可以。做完这些之后,我被带 到了鼻环机前。我还来不及挣扎,一个银制的鼻环就打在了鼻孔中间的软骨上, 又是一个永久姓的环。我彻底绝望了。

做完一切准备之后,我被带到了努隶营。终于可以休息了。努隶住的地方是 一种四面都是钢条的正方形笼子,努隶蜷着身子刚好可以被塞进去。笼子以横2 5、竖4的规格码成一排一排的。我被带到了145号笼子前,黑努将我双手反 铐并和腰上的铁圈固定到了一起,接着上了电动菊花塞,以保证我的后面永远湿 润和便于叉入。接着将脚上的钢箍铐在一起,在膝盖处又加了一道铐,最后带上 口夹塞进笼子,笼子里的三条锁链分别铐在鼻环、荫茎环、和脖环上。我的笼子 在第二层,由于我的身体还比较苗条,每个区的笼子又是均号的,因此我感到瞎 ┗是很挤。旁边的人就惨了,由于比较胖,需要两个黑努用力才能塞进去,肉都 从笼子的缝里挤了出来。黑努费了力气,也很不满,骂骂咧咧的掏出几几,用尿 渍他,那位兄弟被堵着嘴,只能用鼻孔出气,被呛得直翻白眼。

过了很久,这种蜷着腿姿势让人有些受不了了。浑身被绑的死死的,一动不 能动。我试着活动一下脖子,鼻环顿时让我痛不欲生,就在这时,我感到上面的 人撒尿了,由于空间很小,上面人的几几透过笼子直顶到了我的头上,尿水顺着 我的脸流下来,为了不被呛到我尽量憋着气,偶尔偷偷吸上一点空气,可是他的 尿却源源不绝,真不知什么时候才是一个了断。

【完】

  也许你喜欢